说龙

说龙
说起龙,人人知道,又没有人实在见过,由于这本来便是一个臆想出来的动物。据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记载:黄帝在打败炎帝和蚩尤后,巡阅四方,在釜山这个当地,一致了各部军令的符信,确立了政治上的结盟,还从本来各部落的图腾身上各取一部分元素组合起来,发明了新的动物形象——龙。中国人历来以“炎黄子孙”自称,天然也是“龙的传人”了。明代王符说龙形有九似:“头似驼,角似鹿,眼似兔,耳似牛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鲤,爪似鹰,掌似虎是也。”最早时,龙仅仅作为一种图腾崇拜而存在,与虎、雀、龟并称“四灵”。“叶公好龙”一典出于汉代刘向所著《新序·杂事》,一个寻常百姓能做到家里处处雕龙画龙,可见那时龙还不是皇权的最高标志。在封建时代,五爪金龙是皇帝的标志,其他任何人不能运用。正德年间,安南国王到北京朝贡,明英宗见他诚意可嘉,一快乐就说要给他赐一件龙袍,龙袍标志皇位,岂能容易送人?但君无戏言,说出的话又不能回收,怎样办呢?大臣们商量了好久才想出一个一举两得的方法———将龙袍上的龙减去一爪,变成四爪,即为后来的蟒袍,为皇室其他诸人及王公大臣所能用。龙能呼风唤雨嘘云吐雾,行藏莫测,本领十分,故常作为高人化境的寓示。诸葛亮被称为“卧龙先生”,王羲之的字被誉为“龙跳天门”,武则天曾以“神龙”(705年)为年号,后中宗李显复位,延用之。撒播至今的唐摹本《兰亭序》卷首即有“神龙”二字连珠印,故又称“神龙本”。唐代的诗篇书法绘画都发展到了一个高峰,涌现出大批能人圣手,其间画家张僧繇便是其间之一。张僧繇擅画龙,但从来不画龙的眼珠子,人问其故,他说:“点睛即飞去。”人们认为他夸海口,强意要他点睛。他只好点了,登时雷电破壁,两龙乘云腾天而去。故事有点神话颜色,“画蛇添足”的成语便是这么来的。龙既为皇家专利,民间画家固不敢容易画它。所以,古代所传以龙为体裁的画作罕见,龙的形象更多的是留在御用的房子、瓷器、服饰等日子物件和文房雅玩上。故宫里至今保存有一座长29.47米,高3.59米,厚0.459米,重达300多吨的“九龙壁”,是乾隆三十七年(1770年)烧造的一座背倚宫墙而建的单面琉璃影壁,九条龙绘声绘色,金碧辉煌。待民国后,皇权分裂,画家们开端涉猎以龙为主题的创造,有的人乃至专事画龙,成为一绝。郑洪即以画龙著称于近代,他笔下的龙往往隐于云雾之中,见首不见尾,或喷霖降雨,或虎啸龙吟,气势恢弘,满纸风云。齐白石、徐悲鸿在十二生肖画册中也都画过龙,偶然为之,称不上代表之作。龙,在天然界中本是没有的,它怎样就和其它实在的动物组到了一同?按说它是最崇高和通灵的,怎样在十二生肖中只排到第五?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